剑阁闻铃

挖坑靠脑洞,填坑靠人好。

贤伉俪看来过得很滋润呀

【白夜追凶】【大关周】剖心以证 -1- TBC

-1-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说明:后213的时代,关宏峰发现了一件他以前从来没能意识到的事情。

PS:参本了,暂时不会放全部>///<

打个广告:本子地址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周巡烦得很。

手臂上的麻药劲儿刚过,缝针的地方像被八万只蚂蚁咬,麻酥酥的疼。

小汪儿在不远处一边指手画脚一边愤怒地吆喝,民警们被他指...

【通贩预售】 白夜追凶 关周文本合志 《15》

查查查儿:

BIETAMA社:





预售前30拍下有特典赠送




【通贩地址】



刊名:《15》


原作:白夜追凶
C  P:关洪峰X周巡
类型:正剧同人向 未公开中短篇小说合志
分级:R(血腥表现、暴力、粗口)

尺寸:A5
字数:10w
价格:55RMB


由于篇幅原因,原作者们更多的试阅将陆续在作者个人乐乎上发布,敬请关注。 



 封面有隐藏惊喜,本子到手时期待饱饱们自行发现...



【白夜追凶】【大关周】Normal life END

警告:ABO,老周带球!

说明:213HE之后。这是一个ABO和平共处的世界。

提示:我们的目标是——Suger High!!!!!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周巡是Omega这件事情,全长丰都知道。

关宏峰在2.13大案尘埃落地之后,以Alpha身份和周巡正式绑定,全津港都知道。

然而,当突发事件来临时,第一个发现的,竟然是高亚楠这个Beta。


高亚楠推开队长办公室大门,看到周巡正躺在沙发里,身上盖...

【白夜追凶】【大关周】归巢 END

说明:一切不好的事情发生之前~甜就一个字!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5:52


长丰区

十分意外的,长丰支队的支队长醒了。

整个津港还挣扎在梦里,天边只有一线光,像是牛奶汇入黑咖啡里冲淡了暗色。

关宏峰揉了揉眼睛,从床头柜摸出书签,夹在昨夜看了三分之二的书里。

跟着他摸出手机,屏幕上干干净净,没有任何来信提示。

“……臭小子。”关宏峰叹了口气,将手机放回床头柜,转身去洗漱。


海港区

穷街陋巷并不是长丰特有的产物,曾经繁盛的街道因为这样或者...

【白夜追凶】【大关周】钢铁 END

说明:前传。给关周关第一人指纹大大打Call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关宏峰和周巡的第一次正式见面就是自掏腰包,请他吃饭。

24岁的周巡瘦得像根麻杆,脸蛋白净,刚刚剃短的头发,还能看出一点卷。

他没有立马坐下,眼中有着不符合年龄的警惕。

“人是铁饭是钢,”关宏峰说,“有什么事情吃饱了咱们再说。”


很多年之后,周巡告诉关宏峰,真正打动他的是“咱们”两个字。

习惯了纪律部队生活的他,已经离群太久了。


周巡从警校毕业的时候,被南区的李队看中了他,使尽八宝将周巡抢了过来。

然...

一个神经病:

跳进白夜追凶的坑了我的妈,晚上时间不多就简单撸了张x

顺便在我心里关周就是腹黑禁欲x老狐狸精!

【白夜追凶】【大关周】小丑 END

关宏峰长时间僵坐在沙发中,纹丝不动。

这段时间里,他的大脑从没有片刻停歇,每一颗齿轮都在飞速运转,推理、演绎、估算、预测。

此刻的关宏峰就像是个背负重物走钢索的小丑,区别在于,小丑失败不过是搞砸了一场表演,而他,则会将两个人的人生彻底毁灭。


一直放在膝盖上的电话突然响起,刺耳铃声让关宏峰打了个哆嗦。

他目光下沉,落在了电话白色的塑料外壳上,深长呼吸让紊乱的心跳迅速平静下来。

如约定好的,电话响了三声,挂断。

关宏峰伸手握住,心中默数三十个数。

电话声再次响起。


“哥,我怎么办?”

“听我说,不要插话,时间紧迫。”关宏峰早已经冷静下来,他的嗓音没...

【电影】【邰方】X冷感颈枕神秘事件 END

又是一个跟监的不眠夜。

罗艺不过离开车扔垃圾的功夫,瞬间收获7个大肿包,痒痒得汗毛倒立。

若不是邰大队长就坐在身边,她都恨不得倒在地上懒驴十八滚以解窘境。

邰伟斜眼看过来,打鼻子那儿哼了声:“手套箱里有止痒药。”

罗艺白了下——紧张的,又红了下——高兴的,小小声“哎”了下,伸手打开手套箱,有什么软绵绵的东西跌出来掉在她膝盖上。

菜鸟警官定睛看去,竟然是个颈枕,簇新干净,象牙白和咖啡棕条纹一圈一圈地缠绕其上,样子十分小资十分X冷感十分不便宜。


“这东西绝不会是邰队的!”第二天中午,罗艺端着饭盒对乔兰小声说。

“哦?”法医云淡风轻地挑了挑眉。

“邰队那是什么人呀。”...

1 / 8

© 剑阁闻铃 | Powered by LOFTER